獲1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重啟世界為游戲開發者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小熊在線 新聞稿 | 2019年05月24日
獲1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重啟世界為游戲開發者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

能夠單槍匹馬開發游戲的人絕對是開發者里的“稀有物種”。

想要把游戲做好,不僅要會畫畫、懂建模、能編程,還得策劃出合理有趣的關卡。所以獨立游戲開發者最多也只能做做《Flappy Bird》這種超休閑游戲。

畢竟,要一個人同時精通策劃、美術、編程等多個領域的技能幾乎是天方夜譚。對于一般人來說,深耕于其中任何一項技能,都足夠占用他的全部精力。

這也意味著,游戲開發工作是一件需要多人團隊協作的事情,這讓UGC游戲內容平臺的形成變得天方夜譚。此外,游戲開發的各種高門檻也讓很多有創意有夢想的開發者們望而卻步。

顯然,游戲開發者苦高成本的美術和技術門檻久矣。

如果這兩個問題能夠妥善解決,那么,把游戲產業也變成UGC產業,讓游戲平臺變成人人都可以在上面發揮創意的平臺,也將成為一件可能實現的事情。

近日,邢山虎第五次的創業項目《重啟世界》獲得1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他們為游戲開發者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原來游戲開發的門檻,也可以通過技術被降到這么低。

在望京的辦公室里,騰訊科技專訪《重啟世界》的聯合創始人董鈺鵬,聊了聊他們將如何給開發者帶來全新的開發體驗,給玩家帶來。

國內游戲產業的“引擎空白”

《重啟世界》是一款類似于我的世界編輯器那樣的手機游戲編輯器,但不同的是,在《重啟世界》里創作者可以利用提供的九種基礎的物理塊,像“搭樂高”那樣根據自己的需要去拼接、搭建出游戲中會出現的角色、敵人、場景、武器等,省去了開發者建模的工夫。這是《重啟世界》的設計平臺,也是《重啟世界》可以把游戲UGC化的基礎。《重啟世界》的PC端編輯器商店

如果說《重啟世界》的設計平臺降低了游戲開發的美術門檻,那它的互動平臺則降低了開發的技術門檻。

開發者搭建好的游戲場景和角色只是靜態的美術產物,這些靜態的元素必須放到物理引擎里跑過后才能變成游戲中的角色。失去了物理引擎,會直接影響游戲產出的豐富度。《重啟世界》的互動平臺給開發者提供了用以驅動物理塊的物理引擎,幾乎省略了游戲的開發部分。

舉個例子,游戲中兩車相撞,車燈、車身會損壞、飛濺。又或者撞擊的角度不同,會導致碎的部位也不一樣,而這些效果在往常的開發中是需要堆積大量代碼才能實現。

物理引擎是游戲的底層支持,沒有引擎也就無法實現這些基礎的游戲效果。

最重要的是,雖然全球范圍內有PhysX、Havok、Bullet三大物理引擎,但三大引擎中只有PhysX是開源的,且PhysX更加適用于《GTA5》這樣的3A大作。國內的游戲行業發展的30年里,FPS、MMO與回合制的游戲成為國內的端游主流,董鈺鵬甚至斷言,“整個中國游戲歷史上,就沒有一款真正物理引擎的游戲。”《GTA5》

Taptap平臺的興起代表了創意游戲在國內的生存現狀逐漸好轉,在手機平臺重新出現回潮。但是也能看到,隨著手機配置追平甚至反超電腦,用戶對手機游戲的要求也在提高。像端游一樣,手游也在向著精美化、復雜化的方向發展。

董鈺鵬認為,游戲行業從業者在預測手機游戲市場走向的時候,第一個能預測的就是會像端游一樣變得更精美,更復雜,更賺錢。因為更精美、更復雜所以成本更高,因為成本更高所以需要更賺錢。

《重啟世界》去門檻化的平臺

就目前的獨立創意游戲來說,開發一款游戲的成本可以高達三百至五百萬。但根據董鈺鵬的觀察,整個游戲行業能回本的只有不到3%。

如此低的回本概率把絕大多數游戲從業者攔在了開發獨立游戲的路口。知乎游戲作者、資深游戲策劃氪老師在知乎連載文章“游戲行業的一百種死法”已經更新到了第76期,“團隊內訌、行業遇冷、賺不到錢……”每一期的內容都是插向游戲從業者的一把刀。然而即使是看透了游戲行業的人,在游戲開發上,仍然避免不了成本高和賺錢難的世紀難題。

氪老師在寫完第65種死法停更7個月后宣布將以自己作為第66種死法:辭職用16個月自己創作了一款獨立創意游戲——《機擂》。雖然他也知道,沒有投資和預算,用unity的現成美術資源,臨時抱佛腳的C語言。這款AI機器人對戰主題游戲《機擂》從視覺到體驗都沒有太多亮點可言。《機擂》

這反映了游戲行業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在創作游戲門檻如此高的情況下,做獨立創意游戲打搭進去的不僅是經濟成本,還有相當長的時間成本。

《重啟世界》想做的,也就是服務于氪老師這種人的平臺。“第一能夠讓玩家創作很多類型游戲的門檻,下降相當大的一個檔次。然后看它能不能變成一個抖音,或者是一個優酷。”董鈺鵬說,“我們能確定的就是使用者、想創作游戲的人非常多,他們中間有很多人非常有才華,但我們能看到有些開發者的現狀非常艱難。”

當平臺累計的創作者和作品足夠多時,《重啟世界》就不僅僅是一個游戲版的抖音或者優酷,而是一個大型的游戲內容生態,類似于創意游戲平臺中的Steam。

打開《重啟世界》PC端的編輯器,系統就已經提供的多種現成的地形和交互資源,甚至還有用以購買設施、道具、特效、音頻的商店,你可以買到直升機、魔法棒、蘭博基尼,甚至還有“穿胸的霜之哀傷”。

利用這些資源,用戶能根據心中對游戲的設定來創作,只需要鼠標拖動,就能完成游戲的場景布局。對沒有基礎的創作者來說,使用《重啟世界》編輯器的過程就相當于在操作一款創造型的游戲。

但是門檻低并不意味著天花板低,相反來說,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趣味性。

《重啟世界》與創意游戲的上限

根據董鈺鵬的說法,在現在這個階段,《重啟世界》更加重要的還是開發者或者是潛在開發者。當平臺內的游戲內容累積一定規模后,重要的才是用戶。因此,現在階段的《重啟世界》在內容上的運營重點還沒有面向C端玩家。

雖然運營重點還不是玩家,但是感興趣的用戶已經可以通過測試版App體驗其他用戶在編輯器中制作的游戲。手機上的《重啟世界》客戶端把游戲分成了多種,在熱門游戲里可以看到已經有20款風格不同的游戲供玩家下載試玩。

第一次打開游戲需要下載資源包,短暫加載后就可以開始游戲。雖然絕大多數游戲在制作上還略顯粗糙,比如在某些游戲中缺乏相應的游戲教程——在進入游戲《荒野大表哥》后,玩家并不知道要如何開始游戲,而在另一款飆車游戲《瘋狂碰碰碰!》里,甚至更有不少bug。

但是我們也能看到的,《重啟世界》有相當大的發揮空間。在App中,已經玩過了超過5各類型的游戲,包括射擊對戰類的《Confusion》、動作類的《Jump》、休閑游戲《物理生存》,甚至是恐怖游戲你也能玩到。利用《重啟世界》開發的游戲:《瘋狂碰碰碰!》

其中不少游戲有完整的畫面,豐富的交互,甚至是獨到的玩法,這對于并非專業的游戲策劃或者程序員的用戶來說,完成度已經相當之高。

如何給用戶帶來更多快樂?

在董鈺鵬眼里,游戲所帶來的無非三種快樂。像《紀念碑谷》這類用一個有趣的故事來打動玩家的游戲,能帶來情感共鳴的快樂;像《天天酷跑》、《崩壞3》這類游戲帶來的是數值成長的快樂;而像《王者榮耀》、《和平精英》這類MMO游戲的核心是能帶來競技的快樂。

國內的游戲環境對情感共鳴類的游戲并不友好,后兩種在國內手游市場已經經過驗證,并且讓不少開發商賺到了錢,但以情感共鳴為主的創意游戲一直缺乏盈利能力。雖然《紀念碑谷》的成功證明玩家也相當愿意為情感共鳴類的游戲付費,但龐大的開發成本不是隨便一個團隊就能支付起的。

《重啟世界》的出現,給開發者帶來了完全不同的開發模式以及全新的開發體驗,對用戶來說,這種具有獨特風格的創意游戲,也是被驗證過能獲得他們的大量青睞。

但我們認為,《重啟世界》的UGC模式將游戲開發門檻降到最低,甚至把開發這件事本身也變成可玩性極強的一件事,它能夠給更多人帶來“創造”的樂趣,也能幫助很多有“游戲理想”和大量創意的人,實現自己的夢想。

標簽:重啟世界

用戶名:  密碼:  沒有注冊?
網友評論:(請各位網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評論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站立場)